户外文化
联系我们

手机:18180917556,13408522123 
座机:028-66000862
传真:028-66000862
地址:成都市金牛区一品天下C区1单元8-118号
户外记录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户外文化 > 户外记录 >
潜水教练高山记录
更新时间:2019-07-02 14:52:11 字号:T|T
在山上痛苦不堪的日子里,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来攀登,而现在,我似乎找到了答案...

 

没有流水,没有生命

 

这不是一场竞赛,这是属于朝圣者的狂欢
 

而******天,太阳还会照常升起
 


在山上痛苦不堪的日子里,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来登山
 

 


 


 

 

    本次登山队的12名队员陆陆续续的聚集在了海拔400米的成都平原
 

    来自北京的阳光男孩张自然

 

 

    
来自上海长发飘飘的文艺青年董杰

 

 

 

   
 
来自杭州的工程师吴家梁

 

 


 

    来自深圳内向腼腆的月亮
 

 


 

    来自成都的太极教练馨馨
 

 

 

    以及我的好友,本次登山全程的摄影师兼逗逼,誓言要把足球踢到半脊峰山顶的唐三

 

 

  
 

 

 

 

 

颜值高度跟不上海拔高度的饺子
 

    此时此地的天气已不像五月成都的夜晚一般凉爽,四处都透着的寒意,而这一丝丝的寒

意,让我意识到,这里将是我们的起点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清晨6点,帐篷外下了一夜的雨,队员们陆陆续续从睡袋里钻出来了。这场景让我想起了

大学军训时,也是这样简简单单的通铺,初见陌生的同伴,和一颗勇敢无畏的心。我转向身

边的队友三石

 

 

营地里溜足球

 


队长(中)在进行技术装备
 

  晚餐后,照例又是简短的攀登会议。******天***要出发了,队长一遍遍的强调着安全事宜,并

带头在每个队员的海报上签名留念,三石说他要把写满大家签名的小黄球从半脊峰山顶上踢

下来,馨馨说她要站到山顶上打太极,而我,默默的摸了摸背包里的潜水面镜和呼吸管,曾

经,它们陪着我到了水下
47米的地方只为寻找锤头鲨的踪影,而这次,它们能陪我站在的山

顶上呼吸吗?

 

出发前一天的攀登会议
 

 
入夜了,我裹在睡袋里,身边的小伙伴们已沉沉睡去,闭上眼,我憧憬着站在山巅的那一

刻,会激动的热泪盈眶吗?我还没有答案,但那晚,我似乎梦到了山顶的日出。

 


 


 

    不知是高原空气稀薄的原因,还是出发前的小亢奋,大家都早早的便起床了,换上了高山

靴,,戴好了安全头盔,大家看起来都像蓄势待发的战士,砥砺奋进半脊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而此时,也迎来了我此行面临的一个难题——负重。我曾经背过重的负重,***是当DM(潜

水长)时背的
15公斤重的潜水气瓶,但这海拔落差还是让我负重前行的每一步都感到异常吃力。

 

 

 


 

  

到达
时,是下午三点左右,此时的营地已是一片白雪茫茫。远处,几顶帐篷已立在那里,这

儿***是我们今晚的落脚点。


 


 

 


雪山上的勇士

 

 

  终于,担心已久的高反如约而至了,也是我此行第 一次也是zui猛烈的一次高反。剧烈的

头痛伴随着胃里的一阵阵翻滚,我蜷缩在小小的睡袋里,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。也不知道这

样过了多久,头痛的感觉非但没有消失,身体反而不受控制的一阵阵发抖。我想起了在大本

营训练的那个下午,从******下撤回来的
A组女孩,她成功登顶了